•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專題» 走進科研一線·講述精彩故事» 科技人物

    “大數據”推動黃瓜遺傳育種研究

    【字體:

        [個人簡介]
        張忠華,男,1979年出生于山東省聊城市冠縣,蔬菜功能基因組學專家。2006年畢業于浙江大學生命科學院生物信息學專業,獲得博士學位,同年到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工作,期間在比利時根特大學植物系統生物學研究所VIB做過半年訪問學者。現為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員,科技創新工程“蔬菜功能基因組學科研團隊”首席科學家。2013年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優秀青年”科學基金資助。一直從事蔬菜基因組與遺傳育種相關研究,為快速鑒定重要農藝性狀的功能基因,加速蔬菜作物遺傳育種基礎研究作出重要貢獻。在《Nature》、《Science》、《Nature Genetics》等國際知名期刊共發表SCI論文26篇,累計影響因子超過300,被引用1400余次。

        

        2006年,張忠華獲得浙江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信息學博士學位,就業方向和單位成為人生中的第一個重大抉擇。當時,生物信息學已是國際上熱門、稀缺專業,出國做博士后可申請到優厚待遇的職位,這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的最好選擇。另外,一些國內高校和科研院所當時急需具有博士學位的年輕科研人員,很多單位都制定了特殊優惠政策吸引應屆博士畢業生,包括解決住房、提供安家費等待遇,這也是很多人認為的最好選擇。但是,張忠華卻選擇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所做博士后,因各方面待遇較低,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個很不明智的選擇。
        “我出生在農村,對農業有著難以割舍的情節,大學本科是園藝學專業,對園藝學有了初步認識和理解,受當時生命科學熱潮的影響,研究生又選擇了生命科學領域的生物信息學專業,隨著博士論文的進展,內心有了把生物信息學的知識應用到促進農業科學中的想法,中國農科院蔬菜所是蔬菜學科研究領域的國家隊,應該是結合我本科和研究生所學知識的最好平臺,所以最終選擇了這個單位。”張忠華說,“當時博士后合作導師黃三文研究員對科研的激情和想法也是我來這個單位的原因之一。另外,出國的最終目的也是回國,我感覺我找到了適合我的平臺,可以先不用出國,待遇對年輕人來說也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否有適合自己發展的平臺、能否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很多人說我是做了一個很多人不理解的戰略抉擇。”
        2007年,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聯合國內外多家單位啟動了國際黃瓜基因組計劃,該計劃的進行需要大量生物信息學分析工作,張忠華作為所內唯一具有生物信息學背景的人員參與了該項計劃,負責遺傳圖譜、遺傳-物理整合圖譜構建以及基因組特征與生物學特性分析。
        在構建遺傳圖譜過程中,最重要的是開發分子標記。張忠華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生物信息學背景,開發了篩選分子標記的新方法,把篩選效率提高了7倍左右。三個碩士研究生根據其開發的候選分子標記在半年之內就完成了全部實驗工作。張忠華與團隊成員又在兩個月內快速地構建完成了黃瓜的第一張高密度遺傳圖譜,以前完成這些工作至少需要三年以上,這為黃瓜基因組的順利進行奠定了重要基礎。
        2008年底,黃瓜基因組計劃進入最后攻關階段,恰逢張忠華婚期,為不耽誤整個計劃的進展,張忠華在新婚后的第三天就離開了妻子,繼續與團隊其他人員一起攻關,團隊的幾個核心人員基本天天生活在一起,相互討論交流,終于在2009年上半年完成了黃瓜基因組序列圖譜的繪制和分析工作,揭示了黃瓜、甜瓜等瓜類作物起源和進化的歷史進程,為黃瓜特異的生物學性狀發現了重要基因線索。
        除了黃瓜基因組計劃,張忠華還參與了國際馬鈴薯、番茄、白菜等蔬菜基因組計劃。“通過參與這些計劃,提升了能力、開拓了視野、培養了大局觀,是對自己全方位的一個鍛煉。”張忠華說。
        “這是一個變化的年代,當很多人還沒有搞懂PC互聯網的時候,移動互聯網來了,當很多人還沒弄懂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大數據時代來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在2013年的演講正式宣告了大數據時代的到來。蔬菜基因組學的快速發展使得蔬菜學領域數據也進入爆炸時增長時代,蔬菜研究也步入了“大數據”時代。
        在黃瓜基因組計劃完成以后,為了充分利用黃瓜基因組研究成果促進黃瓜遺傳育種研究,張忠華與團隊其他人員緊跟世界科技前沿,利用“大數據”的分析策略,進一步對黃瓜的種質資源進行了系統深入的研究,揭示了黃瓜的起源、進化、馴化等特征,發現黃瓜的苦味丟失等是黃瓜馴化的一個重要特征,并且基于“大數據”,快速發現了黃瓜苦味物質合成和調控的候選基因,快速確定了黃瓜果肉顏色為橙色的關鍵控制基因,為培育“黃金”黃瓜和無苦味黃瓜提供了重要的理論知識。
        “大數據必將為蔬菜學乃至整個農業研究帶來革命性的變化,推動整個學科的快速發展。”張忠華說。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