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專題» 走進科研一線·講述精彩故事» 科技人物

    繁蟲驅蟲非小技 螗斧蜂針做衛兵

    【字體:

        【個人簡介】
        張禮生,男,1973年2月出生于內蒙古通遼市,農業病蟲害生物防治學專家。1995年畢業于內蒙古民族大學,2000年獲沈陽農業大學碩士學位,2004年畢業于中國農業大學,獲博士學位。現任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生物防治研究室副主任、國家農業生物安全科學中心副主任。中國植保學會生物防治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昆蟲學會青年工作委員會委員、中國生物防治產業創新聯盟理事、北京昆蟲學會理事、《植物保護》編委、《昆蟲學者論壇》編委、《農化世界十日訊》編委。
        長期從事農林害蟲的生物防治研究,進行天敵昆蟲擴繁與應用探索,開展了姬小蜂、蚜繭蜂、瓢蟲等優良天敵昆蟲的滯育調控、人工飼料、規模擴繁及配套應用等技術革新與理論研究,拓展了我國天敵昆蟲產品,豐富并發展了天敵昆蟲營養與發育調控理論。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農業部、科技部等10余項科研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省級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項、省級二等獎4項、省級三等獎4項,發表科研論文80余篇,獲授權發明專利31項,出版著作7部,其中主編2部;主編行業標準1項,參編國家標準6項。

       

        天地萬物,生克乘侮。大海里常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陸地上則有“害蟲吃莊稼,天敵吃害蟲”。通過物種間的相生相克關系,利用天敵防治農業害蟲,既能控制病蟲災害,降低產量損失,又能減少化學農藥用量,提升農產品質量。農業豐收靠科技,防病治蟲是關鍵。張禮生,中國農科院植保所從事天敵昆蟲研究的一位青年人,懷著一種理想,肩負一種使命,堅持不懈地開展“以蟲治蟲”“蟲口奪糧”的科研和應用,為保糧增產、發展科技付出了艱辛,貢獻了力量。

    潛心科研,破解天敵貯存難題

        天敵昆蟲擴繁周期長、存活時間短,一般存活20-30天。因為出廠時間很難跟害蟲發生期吻合,往往大量天敵產品在害蟲發生前就死掉,害蟲發生時沒天敵可用,因此,延長天敵產品的貨架期至關重要。昆蟲是低等生物,發育過程跟環境條件密切相關。如同一些哺乳動物,部分昆蟲也有類似于冬眠的滯育習性。能不能利用滯育特性,讓昆蟲睡著覺、睡得香、及時醒,進而延長昆蟲產品的貨架期?
        我國對天敵昆蟲的滯育應用沒有成功案例能借鑒,這是全新的探索,更是艱巨的挑戰。張禮生查閱了1901年以來的近3000篇文獻,梳理思路,優化方案,“五加二”、“白加黑”地埋頭實驗室,從失敗中總結經驗,愈挫愈勇,百折不撓,歷經十年探索,調控光周期、溫濕度、光照強度、寄主密度等因子,終于掌握了天敵昆蟲滯育誘導、滯育維持、滯育解除的操縱時機和處理參數,攻克了兩類共5種天敵昆蟲的滯育調控的技術瓶頸,把煙蚜繭蜂、七星瓢蟲、多異瓢蟲的產品貨架期,從20幾天延長到4-10個月,存活時間延長了4-8倍,保障了周年生產天敵昆蟲、及時供應天敵產品。
        同時,圍繞滯育機理等科學問題,利用昆蟲發育生物學、生理學、生物化學、蛋白質組學、轉錄組學方法,證實了寄生蜂滯育的海藻糖積累機制,發現了5類滯育關聯蛋白的調控功能,系統地分析了天敵昆蟲滯育的溫周期反應、光周期反應、母代效應、滯育后生物學、滯育生理生化、滯育關聯蛋白的特異表達與功能驗證等科學規律。在天敵昆蟲滯育科研和應用領域,踏踏實實地走出了特色,走在了前列。

    另辟蹊徑,革新天敵生產工藝

        利用天敵的核心技術有兩個:大規模生產、長時間貯存。在破解長期貯存難題的同時,張禮生還瞄上了大規模擴繁天敵。以往天敵昆蟲擴繁,采用“先種植物,再接害蟲,再養天敵”的三步生產模式,工作量大,周期長,成本高,效率低。能不能減少環節,用人工飼料或用替代寄主直接飼養天敵昆蟲?
        人工飼料多少年來一直是制約國內外天敵昆蟲產業的峭壁。面對又一個艱巨的挑戰,張禮生用創新的思路,縝密的試驗,鍥而不舍,孜孜不倦,探索人工假蟲、人工葉片等擴繁載體,揣摩篩選替代寄主,建立優化了“主成分分析—旋轉組合篩選”方案,針對捕食多種蚜蚧的天敵瓢蟲,研發出成本低廉、加工簡便的人工飼料及劑型,能滿足部分世代的發育需求,擴繁周期顯著縮短,綜合成本降低40%;針對蚜類害蟲的優良天敵煙蚜繭蜂,利用小麥替代煙草、利用麥蚜替代桃蚜,發明立體繁蟲架,把以前“單層種煙草—繁煙蚜—繁成蜂”的工藝革新到“無土培育小麥、多層立體繁蜂”,空間利用率提高5倍,生產周期從90天縮短到15天,成本降低80%。
        他聯合課題組的同事,共同設計建造天敵昆蟲生產線,優化了工藝參數,主編了擴繁的行業標準,生產蚜繭蜂、赤眼蜂、姬小蜂、瓢蟲、草蛉、捕食蝽共12種天敵昆蟲,部分種類能大規模生產,年擴繁能力達2億頭。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跬步涓流地積累,一點一滴的進步,把天敵昆蟲擴繁的水平和能力提升到新高度。

    投身“三農”,把論文寫在大地上

        我國農業病蟲害多發、頻發、重發,植物保護是永恒的農業主題,不僅保數量安全,更要保質量安全。利用天敵昆蟲,解決農藥殘留超標,“以蟲治蟲”“蟲口奪糧”,是科學植保的核心手段。但這又是一項專業性極強的工作,生物規律、氣候規律、社會規律交織互動,怎樣發揮天敵作用?怎樣搭配其他方法?基層不接受怎么辦?農民學不會怎么辦?
        科研人員既要科研探索,也要直面實踐。實驗室和田間生產,對張禮生來說是統一的。他堅持深入一線,不畏條件艱苦,不憚技術復雜,到田間地頭解決實際生產問題,利用天敵昆蟲控害特點,結合作物類型與病蟲害發生規律,一個區域一個區域分析情況,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優化技術,聯手他的同事們,因地制宜地研發輕簡化實用技術,在山東是“保育助遷土蜂、散播蜜源植物,防治地下害蟲蠐螬”;在江蘇是“兩次釋放赤眼蜂、間隙噴施生物農藥,蜂菌互補防治病蟲害”;在天津是“值守巡邏+補充接力+飽和攻擊的天敵釋放,防控設施蔬菜害蟲”;在西藏是“分區治理,兩改兩用,防治青稞牧草害蟲”,這些對策措施,針對性強,便于操作,效果良好。
        他關心國家的米袋子,心懷農民的錢袋子,深入西藏、內蒙、天津、山東等16個省區,宣講綠色植保理念,做給農民看,帶領農民干。會同他的同事們,籌辦現場會,編印明白紙,編寫小冊子,拍攝專題片。在天津轉化了他的科研成果,在西藏、內蒙古、海南、山東,他參與的病蟲防治工作屢獲獎勵。近年來,他獲得省級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4項、三等獎4項。2015年1月,他又榮獲了2014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三完成人,在本單位獲獎人中排名第一)。
        天道酬勤,正是憑借攻堅克難的勇氣,務實創新的精神,持之以恒的努力,換來了培養12名研究生、發表80多篇論文、出版7本著作、申請37項專利、授權31項專利、獲得10項獎勵的成績。張禮生,一位中國農科院植保所普普通通的員工,從事著默默無聞的工作,在植保科研和實踐里,他既是沖鋒者,又是守衛者,把科研成果投進產業,把科技論文寫進田間。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