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有風添作翼 支撐向未來

    劉濤:關于推進院科技平臺體系現代化的思考

    【字體: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時隔六年,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對于中國的政治發展,乃至整個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具有重大而深遠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

      科技平臺體系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基礎性、支撐性和延續性特點。在某種意義上說,先有一流水平的平臺,才有一流水平的穩定持久的科技創新。作為國家農業科技創新的國家隊、領頭羊,中國農業科學院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建院六十周年賀信關于堅持“三個面向”、建設“兩個一流”、實現整體躍升的要求,落實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大政方針,落實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要求,積極融入并推動國家科技體制改革,需要在全院創新體系建設,特別是科技平臺體系的建設和發展中,切實推進現代化進程,以布局合理、定位清晰、管理科學、融通開放、一體高效、穩定有序的科技“營盤”,有力支撐科技創新工程高效實施,有力支撐院所創新能力的持續提升和重大產出的持續涌現。

      一、科技平臺體系現有基礎

      建院六十年來,中國農科院始終把科技平臺建設放在全院條件能力建設的重要位置,密切跟蹤落實國家發改委、科技部、農業農村部等部門部署,積極爭取國家科技平臺立項和條件建設投入,圍繞自身獨具特色的學科體系,通過新建、升級、提質等方式,不斷完善科技創新條件,構建了較為完善的國家級、省部級、院級和創新、支撐、服務三級三類科技平臺體系,其中國家級平臺45個、部級平臺353個、院級平臺169個,合計567個。

      中國農科院科技平臺建設在全國農業領域始終保持優勢主導地位。全院共建有國家重點實驗室6個,占整個農口學科類國家重點實驗室數量的26%;建有國家重大基礎設施3個,占農口建設總數的100%;建有國家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平臺6個,占建設總數的12%;建有現代產業技術體系技術研發中心18個,占建設總數的36%;建有農業農村部綜合性重點實驗室22個,占建設總數的51%;建設農業農村部農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實驗室30個,占建設總數的29%。逐步建成一批以農作物基因資源與基因改良國家重大科學工程等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重點實驗室、風險評估實驗室為主體的科學研究平臺;一批以國家昌平綜合農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工程實驗室/技術中心為主體的技術創新平臺;一批以國家農作物種質資源庫等國家科技共享服務平臺、野外臺站、農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國家參考實驗室為主體的基礎支撐平臺。

      多年來,中國農科院的科技平臺通過凝聚優秀人才、改善設施和條件,持續開展高水平農業基礎、應用基礎研究、關鍵共性技術創新,在探索農業科學前沿和解決國家重大需求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依托國家作物種質庫、圃和科技基礎條件平臺,中國農科院開展了長期、系統的農作物、畜禽、農業微生物等種質資源收集、保存、評價與利用研究,成為全國開展農業科技基礎性工作的研究中心。依托國家重點實驗室等科技平臺,全院持續開展了一系列農業重大理論和方法的研究,先后承擔了國家“973”計劃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創新農業科學理論和方法,成為開展農業學科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的國家基地。依托國家農作物改良中心、工程實驗室、工程中心等科技平臺,全院先后承擔了一大批國家“863”計劃、轉基因重大專項項目,農業高新技術研究取得了跨越式發展,成為承擔農業高新技術的國家隊。依托部級、院級重點實驗室等科技平臺,圍繞國家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中的重大、關鍵性問題,攻克一批制約產業發展的共性關鍵技術,成為農業科技創新的主力軍。依托科技平臺,全院采取引進與培育并重的方針,大力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工作,引育并舉,成為集聚和培養高端農業科技人才的主陣地。依托轉化示范平臺和國際合作平臺,組織農業科技協同創新,成為國內外合作與交流的中心。

      二、平臺體系現代化的要求與挑戰

      2013年以來,新一輪科技體制改革不斷深入,《國務院關于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國家科技創新基地優化整合方案》《國家重大科研基礎設施和大型科研儀器開放共享管理辦法》等文件陸續出臺,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和項目資金管理改革邁出重大步伐,計劃設立基地和人才專項,旨在支持科技創新基地建設和能力提升,促進科技資源開放共享,支持創新人才和優秀團隊的科研工作,提高我國科技創新的條件保障能力。同時,完善評價機制,加強相互銜接,鼓勵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對外開放共享服務,促進國家重大科研基礎設施和大型科研儀器向社會開放,實現跨機構、跨地區的開放運行和共享。

      盡管中國農科院科技平臺建設和運行取得了明顯成效,但與推動重大科技成果產出、支撐學科發展與創新工程全面實施,建設世界一流現代農業科研院所的要求相比,還存在建設發展不充分不平衡、使用管理不開放不融通的問題。

      一是頂級創新平臺數量不足。目前,雖然全院科技平臺總體數量較大,但比肩世界水平的頂級平臺數量明顯不足,國家實驗室方面尚未突破,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野外臺站等數量有限,推進世界級農業科學中心建設的基礎實力還不強。

      二是平臺建設存在馬太效應,與學科發展系統性、配套性不強。重大科技平臺多集中在作物、獸醫、畜牧等學科,甚至存在國家級、部級、院級3級平臺“套牌”現象,而園藝、農業資源與環境等學科缺少國家重點實驗室、重大科學工程等國家核心平臺。工程機械、信息經濟和智能裝備、農業大數據、農業物聯網等新興、交叉學科布局尚處于起步階段。全院33個研究所累計涉及的161個學科領域(不同研究所涉及學科領域存在重復)中,共有資源區劃所農業區域發展與管理等8個研究所的13個學科領域在平臺建設上存在領域性空缺;共有23個研究所43個學科領域的支撐平臺存在功能性缺位,學科領域的部分定位目標無對應平臺支撐。

      三是區域間、類型間平臺分布不均衡。全院現有34個研究所,其中14個在京,其他20個研究所分布在全國15個省市。室外科技平臺特別是野外試驗站等,主要依托各研究所自行選址建設,受歷史沿革、自然稟賦、資源供給等約束,存在“整票少散票多”、功能單一、分布不平衡等問題。各類科技平臺依托國家和部門主導建設,雖然在國家和部門層面各類平臺分布較為均衡,但到全院層面,基礎研究、產業技術、基礎支撐等平臺建設尚待完善。

      四是各類平臺間缺乏工作銜接,科技資源匯聚不足。各研究所重視程度不夠,各類平臺資源分散、標準不一致,缺乏有效匯聚、統籌調配的途徑和手段。同時各類平臺存在趨同化、實驗室化建設趨勢,平臺之間未能明確工作優勢與定位分工,建立合理科學的協作關系,未能積極主動的對應創新鏈開展聯合工作。

      五是平臺運行體系落后,資源共享共用不足。面向國內外科技創新的開放、共享、流動、合作發展趨勢,各類平臺運行管理機制、考核評價機制、資源共享共用機制仍不完善,責、權、利、為還不能協調一致,購、用、管等環節還不能有效銜接,科技平臺資源效能尚未得到充分發揮。同時科技支撐人員存在重視不夠、研究與服務水平不高、職業渠道不暢、與平臺搭配不到位等問題。

      三、平臺體系現代化的基本特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科技平臺是支撐農業科技創新、凝聚和培養高層次人才隊伍、促進國際合作與交流、保障現代農業科技事業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踐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落實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要求,面向世界農業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現代農業建設主戰場,夯實中國農科院在全國農業科技創新中的核心、引領、統籌的定位,推進科技平臺體系現代化成為必然選擇。科技平臺現代化,應該是面向建設布局、常態運行、開放流動、發展合作、定位定向的專業化、標準化、開放化、實體化和任務化基礎之上的,面向體系建設和運行能力的系統性布局與運行。

      (一)平臺運行的標準化特征

      現代化平臺一方面應在建設維護、試驗操作等的運行管理上,建立清晰明確的標準化操作規程體系,奠定長期、穩定、高效運行基礎;一方面應在危化品、生物安全、消防安全等安全生產的各個方面,強化底線思維與標準化操作,守好基本防線;一方面應留好標準化的產出“接口”,方便科研人員獲取試驗結果與過程信息,方便與同類平臺進行平行的數據匯聚,與合作平臺開展遞進式的研究推進。

      (二)平臺定位的專業化特征

      現代化科技平臺一方面應明確在種質育種、生理營養、資源環境、生物安全、機械工程等學科維度的主要定位,建立研究深入、普適應用的技術方法儲備;一方面應結合在實驗室、技術創新中心、野外臺站等的名稱定位,明確平臺在基礎研究、技術創新、集成示范等工作維度的核心發展方向;同時應搶占學科制高點,在國際科技競爭與合作中,保障我國話語權與影響力,在國內科技創新中,處于引領地位。

      (三)平臺管理的開放化特征

      現代化平臺應集聚種質基因、信息數據、設施裝備、儀器設備等硬件資源,并以之為基礎,建立方法技術等軟件資源,形成軟硬件配合的工作系統;要以國家對大型設施設備的開放共享為出發點,按照責權利配合的原則,通過全成本核算,逐步實現全部資源的面向各類科技創新力量和社會主體的開放服務,帶動提升全社會范圍的創新水平;要立足學科專長和資源優勢,構建各類平臺參與屬性清晰、分工合作、有效銜接的聯合工作體系,爭取國家科技計劃支持,形成人員、平臺、任務協同配合,重點突破、合作攻關的創新生態,持續開展綜合性與跨學科合作研究。

      (四)平臺構成的實體化特征

      現代化平臺應面向基本運行,聘用保障崗位人員,處理日常性事務,聘用支撐崗位人員,服務設施設備運行、試驗方法建立傳承等;應下達由平臺直接使用、與平臺任務直接相關的開放運行費、基本科研業務費和儀器設備費,用以維持平臺正常運轉,開展自選與探索性工作等;應搭建研究團隊,持續開展方向聚焦的科技創新工作,形成在某個工作領域的傳統性優勢。

      (五)平臺發展的任務化特征

      現代化平臺一方面應與國家實驗室、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配合,堅持在糧食安全、生態安全、生物安全等國家需求領域的使命擔當;一方面應面向農業農村發展需求,堅持通過各類科研產出,服務產業的資源利用率、土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提升,切實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時應遵循科技發展客觀規律,通過學科交叉等方式,強化從零到一的基礎性研究,強化長期性基礎性工作,闡釋生理機理,開發革命性技術,不斷夯實學科發展基礎。

      四、平臺體系現代化的建議舉措

      統籌全院科技平臺體系的現代化建設與發展,按照問題導向和需求導向,重新認識科技平臺的科技資源集聚融通核心區和科技創新開放發展高地的定位,建議在重大平臺建設、統籌體系布局、創新資源融通開放、重大科研計劃部署、支撐人員定位與引育使用上,統籌實施“尖峰計劃”“使命計劃”“營盤計劃”“添翼計劃”“天工計劃”,實現中國農科院科技平臺由數量占多到質量占優、由自建自用到要素流動、由內在發展到統籌建大家用、由條塊分割到整體聯合、由單位負擔到全成本核算等的轉變,為全院創新工程、國家科技計劃等的實施,提供多維度、高質量、高效率的支撐保障。

      (一)在重大平臺建設上,實施“尖峰計劃”

      緊密跟蹤國家發改委、科技部、農業農村部等部門規劃實施進展,重點開展生物育種、農業生物安全、農業資源環境等國家實驗室策劃立項;作物基因資源、蔬菜生物學、油料作物生物學、農業資源高效利用等國家重點實驗室立項新建;推動農作物種質表型和基因型、重大動物疫病防控、農業耕地質量與土壤改良、農業重大氣象災害模擬艙等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啟動建設,在農業領域重大科技平臺和設施裝備上占據絕對頂峰水平。

      (二)在體系統籌布局上,實施“使命計劃”

      圍繞科技平臺質量性缺位的問題,立足學科發展基礎和定位目標,明確各學科平臺建設的主攻方向和重點任務,圍繞領域性缺位和功能性缺位的提質升級,在院級平臺新建增補基礎上,推動優勢、特色、新興學科的院級科技平臺升級為部級平臺,做好部級平臺新建布局策劃,同時對冗余平臺摘牌、停止運行,推動平臺學科布局從局部空缺、薄弱向整體完善、平衡轉變,補足科技平臺支撐創新的短板。

      (三)在創新資源融通開放上,實施“營盤計劃”

      以國家大型設施設備開放共享評估考核為起點,深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理念,統籌在基礎條件平臺、實驗室、工程技術中心、野外臺站等科技平臺中,長期積累的設施裝備、儀器設備、種質基因、信息數據、方法技術等科技資源,拓展發展視野,依托信息所,聯合相關研究所,通過搭建綜合管理使用平臺,強化安全生產,提升各類平臺的規范化管理與運行,實現“接口”一致化,“化散票為整票”,并實施全成本核算,打造全院的科技平臺“大營盤”,實現各類創新資源在全院內外大融通、大開放、大共享。

      (四)在重大科研計劃部署上,實施“添翼計劃”

      按照“任務牽引、優勢整合、鏈條貫通”原則,優先支持重大科研計劃亟需使用的平臺基地,與重大科研計劃同步完善發展或者優先建設,構建科技平臺-試驗基地-裝備設施“三位一體”的工作集群。同時,在院重大科研計劃任務的設計中,明確相關技術難點和要點,設立核心技術專項課題,依托公共平臺開展研究,形成共性關鍵技術,為科研任務的高效實施插上專業技術的翅膀。

      (五)支撐人員定位與引育使用上,實施“天工計劃”

      以院專業公共實驗室為依托,以院“支撐英才”政策實施為契機,組建由從事物理化學分析、設施儀器操作、信息數據處理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公共實驗室技術支撐團隊。同時,在重大科技平臺,逐步形成專業化支撐類人才隊伍,開展試驗技術和方法創新,發掘設施設備、種質數據等研究潛力,推動農業科學與其他科學的交叉融合,提升專業化能力和服務水平。建立分類評價考核機制,待支撐團隊發展成熟,通過推薦評價后,納入院創新工程團隊,予以穩定經費支持,培育農業科學方法技術的“天工大匠”。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