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技人物» 科技人物

    科技傳播者 農民貼心人

    【字體:

        【個人簡介】
        王傳義,1978年9月出生,副研究員,碩士。自2000年參加工作以來,一直從事于煙草調制加工和技術推廣服務工作。他是“滅火隊員”,農民遇到煙葉烘烤難題,他能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指導,并幫著烤出一爐爐好煙;他是“大忙人”,一年365天,他200多天奔波在煙區;他是“生面孔”,單位新同事跟他見不了幾次面。經過了多年的摸爬滾打,這位當年的毛頭小伙子已經成長為行業內知名的烘烤專家。他連續多年榮獲研究所文明職工、優秀青年、優秀工會會員等榮譽稱號,2007年還被評為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生院優秀生,2009年被評為青島市科協科普工作先進個人,2011年被授予研究所成果轉化標兵,長期擔任陜西安康煙區和安徽皖南煙區生產技術顧問。


    左二:王傳義

    勤于鉆研 勇攀高峰

        俗話說“三分種,七分烤”,可見煙葉烘烤重要性。搞好煙草烘烤,需要實驗數據支撐,更多的需要研究人員實踐探索和日積月累的經驗。參加工作以來,王傳義一直奮斗在烤煙烘烤技術研究第一線,并掌握了烤煙調制的核心技術。先后主持和參加科研項目31項。其中,主持11項,總經費達990萬元。獲省部級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地市級科技進步7項,起草發布煙草行業標準1項、企業標準4項,獲得發明專利授權5項,編寫《烤煙烘烤特性》專著1部。
        在煙葉烘烤時節,王傳義幾乎每天都要到晚上8點后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宿舍。有時為了取得一項烘烤過程中的關鍵數據,經常會徹夜守候在烤房前。“讓不懂烤煙的人學會烤煙,讓會烤煙的人能輕松烤煙”這是他一直的追求。在他看來,傳統的“看煙烤煙”方式,使得烤煙過于依賴烘烤技術。經過多年的努力,他研究提出“八點式精準密集烘烤工藝方法”。整個烘烤設定好8個關鍵溫濕度點及對應的烘烤時間,根據煙葉素質做細微調整,就可實現精準烘烤,減少對烘烤經驗的依賴,降低烤煙的技術難度。同時,還與同事一起研發了全自動化加煤技術,將其與精準工藝密切配合,每12個小時往煤斗子里加一次煤即可。目前,這一技術在山東等主要產區開始推廣實施。

    苦練內功 攻克難題

        多年的刻苦鉆研,使他在學術上不斷積累;長年的基層歷練,使他在實踐中不斷提升。正是有了這堅實的基礎和深厚的內功,才使他能夠解決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題,才能成就這樣一位年輕的行業知名烘烤專家。2002年,遵義市仁懷基地部分煙區是第一年種植烤煙,加上天氣干旱,造成煙葉難以烘烤,多數煙葉烤黑烤爛。很多煙農都是靠賣烤煙的錢給子女交學費,眼看一年的辛苦就要白費。煙草公司非常著急,忙跟研究所聯系,請求派專家前去解決煙葉烘烤問題。當時,他剛好患重感冒,正在醫院打點滴,知道這件事后立刻拔掉了針頭,拿了些感冒藥,連換洗的衣服都沒帶就連夜趕到現場,并馬上前往煙區了解情況。在充分調研基礎上,他很快找到了問題所在。為了方便指導煙農烘烤煙葉,他直接住在了煙農家里指導煙區的煙葉烘烤。
        8月份是貴州最熱的季節,但他每天走村串戶,親自幫煙農添煤燒火,在溫度高達六七十度的烤房里爬上爬下,進出悶熱的烤房查看煙葉烘烤情況,有很多次險些從6米多高的烤房上摔下來。為方便烘烤煙葉,他晚上住在烤房旁邊臨時搭建的涼棚里,沒有床,就睡在煙農家的一張破藤椅上,也沒有蚊帳和風扇,只有蚊蟲飛舞,每隔2小時還要起床燒火,查看煙葉變化情況。整整一個星期,他沒睡過一個安穩覺,沒吃過一頓安穩飯,沒有洗澡換衣服。看到烤后黃燦燦的煙葉,煙農激動地握著他的手,說“真不知怎么感謝你”,就把家里唯一正在下蛋的鴨子殺了招待他。周邊的煙農聞訊趕來圍著他學習技術,邀請他去家里幫忙指導。問題順利解決后,當地政府和煙草公司主要領導來看望他,這時他正在床上睡得正香,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一個星期下來,王傳義整整瘦了一圈,回所后同事們見到他差點沒認出來,但是他卻由衷的高興,說:這才是我人生當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爐煙”。

    情系煙農  傳授技術

        遵義仁懷事件的順利解決,使“王傳義”這個名字在煙草行業內部變得廣為人知,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救火隊長”的稱呼由此而來,烤煙產區的邀請也接踵而至。每年的5月到9月底,基本上這個地方的工作還沒結束,下一個地方的工作就排上了。為了不影響第二天的工作,他一般都選擇晚上出發。每到一個煙區,他都仔細調研當地的氣候條件、施肥情況、采摘情況、烘烤技術,然后分析總結,找出適合的方法來提高烘烤質量。在指導烘烤的同時,還要抽出時間對煙草公司、煙站的技術人員及部分煙農進行培訓。
        在基層工作期間,沒有節假日。無論烈日當空,還是寒風凜冽,無論近在咫尺,還是路途遙遠,只要煙農需要,或者對某項生產技術的落實感到不踏實,哪怕再苦再累也要親自跑一趟。有時遇到特殊情況,還要吃住在煙農家,親自幫助煙農烤煙。有人勸他說“都成大專家了,沒必要這么賣力,指導一下就行了”。他搖搖頭,“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是我給自己定下的原則。我必須把每一爐煙都當成‘第一爐煙’來守護,要對得起煙農一年的心血啊!你能想象嗎?之前在貴州、重慶煙區,經常看到五六十歲的老大娘用背簍往山下背煙葉,一次上百斤,三十度的陡坡,都是為了一家人的生計!與她們相比,我有什么理由不把工作做好?”
        他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生產一線。在最忙的時候,他曾一周趕赴四個省區。如果這時有人到單位找他,同事們就會說“不在煙區,就在去煙區的路上。”“工作上我能兼顧,但是家里的事情就沒時間過問了。孩子沒輔導過,老婆辭了職來照顧家,對她們非常愧疚。有時一個月回來一次,在家的時間也不超過三天。”每每談到家庭,王傳義言語中就會流露出對家人的歉意,但是他始終無怨無悔,一心一意地繼續著他所熱愛的科研事業。累而快樂著,這就是他對煙草科研和基層技術推廣工作的感受。為了他熱愛的事業,為了他追求的目標,他不計較個人得失,盡職盡責,把一腔熱血灑向煙田、灑向煙農,用自己的行動譜寫了一曲新時期農業科技工作者的時代贊歌。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