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技人物» 科技人物

    “千萬豪宅”里的守望者

    【字體:

        【個人簡介】
        王維軒,男,漢族,中共黨員,1982年8月生于河北保定。2011年在中國農業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后,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生物技術研究所作物基因組與遺傳改良研究室工作,從事生物信息學和表型組學研究。現任助理研究員和中國農科院玉米功能基因組學創新團隊科研助理。

    坐擁千萬   安家“豪宅”

        擁有一套“千萬豪宅”可是件令人艷羨的事情,這樣的好運王維軒就有。地處“繁華地帶”的生物所廊坊基地,有一座占地一畝的現代化農業溫室,溫室內是總投資近2000萬元的表型組學設備“全自動高通量植物3D成像系統”,這就是王維軒已經“安家”兩年的“千萬豪宅”。這是我國第一個全自動高通量的表型組學分析研究平臺。傳統的植物表型測量方法耗時長,精度低,難以獲得大量精確可重復性的數據。而這套成像系統結合了溫室自動化、高通量成像、成像分析和大規模計算能力,可對大量植株進行3D高通量成像,從而可對植株表型 (如植物的結構、寬度、密度、對稱性、葉長、葉寬、葉面積、葉角度、葉顏色、葉病斑、種子顏色等)和生理性狀 (如植物的水分分布狀態、脅迫生理學根系和土柱中水分分布情況等)進行監控。由于所有植物都通過條形碼或射頻標記,可對其整個生活史不同階段所有表型數據定期測量,因此在遺傳育種、突變株篩選、表型和生理性狀篩選工作中具有極大的研究價值。
        “這里就是我的家”,從2013年春天設備安裝之日起,王維軒就在這里扎下了根。

    砥礪心血  持家有成 

        這套設備是全國第一套表型組學研究系統,放眼全世界也僅有十幾家用戶。使用者寥寥意味著高精尖的技術水平,也意味著需要高精尖水平的使用者。整套設備由成像模塊、大型服務器、成像軟件、傳送帶模塊和自動灌溉稱重模塊等組成,涉及到機械、電氣、電子、圖形圖像處理、生物信息學分析等多個學科領域,規模巨大,結構復雜。面對全新的工作,王維軒感到了巨大的壓力,更有掌握世界頂尖技術的崇敬和成就感,從而萌生戰勝困難的勇氣。在基地的日子里,除了吃飯睡覺,其他全部時間王維軒都傾注在了這套系統上。白天忙實驗,學習系統的操作,晚上克服時差與遠在德國的技術專家隔空交流。由于系統的復雜性,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故障是免不了的。這時候不僅要求能夠操縱機器設備及軟件,更需要深入了解技術指標從而解決故障。因此,除了掌握英文版系統操作手冊,還要查詢英文版系統設備說明書,甚至還要讀懂一些德文版的專業說明書。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他已經熟練操作系統的各項功能,并能對系統出現的故障進行快速排查并修理。
        玉米的培育對王維軒來說也是一項挑戰。博士期間的研究方向是生物信息學,整天面對的是計算機編程,沒有接觸過田間試驗。從工作職責上來說,他本可以不必參與育苗而交給專業工作人員進行處理。但是王維軒認為,身處農業科研院所,不了解作物生長習性,不了解發育規律是不合格的。他從頭學起,認真向有經驗的專家和工作人員請教,從混土、裝盆、播種、培養、除雜、施肥、打藥以及最后的丟棄處理,他都親身實踐,付出了艱苦的勞動。僅就混土和裝盆來說,每盆裝土10多千克,456盆就需要將5噸土搬到傳送帶上。“就當是鍛煉身體,還省了去健身房的錢。”他笑稱。現在他不僅熟悉了玉米的生長周期,對玉米不同生長階段需要防治的病蟲害也有了深入的了解,就連不同的玉米自交系的發育特點也能如數家珍,娓娓道來。
        不僅設備的操作要努力學習,對溫室的控制也馬虎不得。每天早晨到達溫室的第一個小時不是做實驗,而是做值日。廊坊基地地處北方平原,風大沙多,加之溫室規模宏大,又是水泥地面,很容易產生灰塵。然而精密儀器對環境要求高,灰塵沾染在設備上會造成磨損,并且影響成像效果。因此每天都需要用吸塵器把占地一畝的地面仔細清潔一遍,才可以放心使用儀器。夏天的溫室如果不進行溫度調節,很快就會升到40攝氏度以上,因此需要密切關注溫室氣溫。盛夏正是用電高峰,隔幾天就會因過載造成停電,這個時侯就需要緊急處理,開窗、開門、向地面灑水降溫,一樣也不能少。冬日的基地,寒冷,寂靜。絕大部分課題組的大田實驗都轉移到海南進行,整個基地人員稀少,食堂也因此關閉。王維軒隔幾天去萬莊鎮上采購一批食品原材料,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而受條件所限,吃的最多的還是面條和各種水煮菜。宿舍沒有暖氣,只依靠電油汀,經常半夜凍醒。但為了保證溫室的小氣候環境,順利收集實驗數據,他默默堅持著。“也有過孤單寂寞,彷徨無助,尤其是有時候幾天都見不到人聊聊天嘮嘮嗑。”但是有種信念一直支撐著他,那就是能盡快熟練掌握這套設備,將其運用于科研實驗中。

    勇于奉獻   執著探索

        人道是父愛如山,王維軒卻覺得虧欠女兒很多。2013年3月底女兒出生,他4月中旬就開始參與設備的安裝調試一直忙到7月底,妻女被他送回了老家由父母照顧。在2014年由于實驗的需要,長期駐扎在基地,回家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數。“女兒最先學會的是叫爸爸,在電話中叫的清清楚楚,但每次剛回家看見我時卻叫不出來,甚至有些躲閃。剛剛熟悉一點,卻又要走了。看著女兒純真的眼神,內心感到深深的虧欠,只希望孩子長大后能夠理解。”
        人生就是這樣,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華。作為一名科研工作者,對此的體會更為深刻。守望豪宅的這一段時光,王維軒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了孤獨和寂寞,但他不抱怨不訴苦,不計較個人的得失,卻見證了自己事業的成長。科研的道路,漫長崎嶇。唯有對于科學探索的熱愛和執著,才能讓人時時汲取勇氣,踟躕前行。樂居“千萬豪宅”,王維軒正在他的努力中不懈奮斗,探索科學奧秘,實現人生價值。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