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技人物» 科技人物

    守在農業科研一線 做新時代的農民

    【字體:

        【個人簡介】
         劉頭明,1981年出生,博士,副研究員, 2009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工作,主要從事苧麻、大蒜等經濟作物重要性狀的遺傳及分子生物學研究。自參加工作6年來,在Cell Res,BMC Genomics, Plant Mol Biol 等雜志發表SCI論文27篇,其中以第一或通訊作者發表SCI論文18篇,累計影響因子超過75,被引350余次。獲得國家發明專利授權1項。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湖南省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4項。
        在麻類所說起劉頭明博士,大家津津樂道的莫過于他的“SCI”神話,雖然在人才輩出的科研大所看來,二十多篇的SCI并不太稀奇,但在麻類所科學研究陷入瓶頸的時刻,無疑給了全所科技人員莫大的精神鼓舞和榜樣力量。

    扎根苧麻田間,學習苧麻生產

        2009年,劉頭明博士從華中農業大學作物遺傳改良國家重點實驗室畢業,師從于著名的水稻分子生物學專家張啟發院士。同年,出身于農民家庭的他,懷著對農村和農業的特殊情懷進入了麻類所工作。
        盡管劉頭明博士出身農村,但老家并沒有種植過苧麻這種作物,學生時代他主要從事的是水稻生物學的基礎理論研究,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度過。因此,當剛走上工作崗位的時候,劉頭明博士對于苧麻這個作物幾乎完全不了解。為了盡快了解苧麻這個作物,他用了2年多的時間全身心投入到苧麻的田間試驗工作。期間,不管是刮風下雨,還是高溫酷暑,苧麻地里總少不了他的身影。研究所有車子去試驗地,他就坐車去地里,研究所沒有車子去,他就獨自騎電動車趕上近20公里的路下地。試驗地周邊沒有餐館,他就到附近農民家里“蹭飯吃”。就連兒子出生的時候,他還遠在80公里外的沅江試驗基地的苧麻地里收麻。經過2年的田間鍛煉,劉頭明博士皮膚曬黑了,手上起繭了,原來的白弱書生臉上也多了幾份滄桑,就這樣,一個原本只會在實驗室開展分子生物學研究的科研人員,徹徹底底蛻變為一個真正的麻農。

    用前沿生物技術武裝苧麻育種

        在苧麻地里蹲守的2年時間里,劉頭明博士一邊深入了解苧麻的生長特性,一邊思考怎么用自己學到的知識來推進苧麻的科研和生產。他發現,麻類所雖然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苧麻種質資源圃,但真正用于苧麻品種改良的種質資源不多,并且育成的苧麻新品種也相當少。究其主要原因,主要還是采用的苧麻常規育種技術較落后。一般來說,常規育種具有盲目性強的弱點,不能有效快速地針對特定的性狀進行改良。
        因此,劉頭明博士提出要開展苧麻的分子育種研究。然而苧麻的分子遺傳學研究相當薄弱,別說開展苧麻的遺傳圖譜和農藝性狀QTL定位工作,就是連可用的SSR標記都僅有幾十個。而在數據庫可以搜索的EST序列也僅400余條。由于落后的遺傳和分子生物學研究平臺,導致苧麻的分子育種幾乎無法開展。慶幸的是,2011年劉頭明博士申請到了他的第一個國家自然基金項目,在該項目的資助下,劉頭明博士率先開展了苧麻轉錄組測序,使苧麻的可用基因序列從418條提升到43990條,而苧麻的SSR標記也從幾十個提升到了1827個。在這些研究積累下,劉頭明博士完成了苧麻首張SSR標記遺傳連鎖圖譜,并首次開展了苧麻產量QTL的定位研究。這些研究成果被《光明日報》、《農民日報》、新華網、人民網等數十家新聞媒體廣泛報道。

    傾注五年汗水,結下累累碩果

        不經意間,劉頭明博士已經走上工作崗位5年有余,其孩子也快要走進小學課堂。由于夫妻分居兩地,正如因在苧麻地實驗沒看到孩子出生一樣,5年來劉頭明博士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長大的。每當他從幾百里的老家趕回研究所工作,兒子總在電話那頭哭訴要爸爸,他總強忍傷心,因為在長沙還有他的另一個牽掛——苧麻科研。
        正是這份牽掛,5年來也取得了累累的碩果。苧麻的分子生物學和遺傳學研究取得了長足的發展,相關的研究成果在國際重要的雜志相繼發表,這為苧麻的分子育種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至今,劉頭明博士已經發表SCI論文27篇,其中18篇是以第一或者通訊作者身份發表,論文累計影響因子超過75,并且獲得一項發明專利授權。
     

    TOP 天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