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sm0cy"></center>
  • <center id="sm0cy"></center>
    <center id="sm0cy"></center>
  • <td id="sm0cy"><source id="sm0cy"></source></td>
    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技人物» 科技人物

    立足毛皮動物產業 勇攀科學技術高峰

    【字體:

        【個人簡介】
        趙建軍,男,1980年生于山東省濰坊市,毛皮動物傳染病防控青年專家,副研究員,預防獸醫學在讀博士。2007年到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工作,2013年被提前聘任為中國農科院特產所副研究員。

        自參加工作以來,趙建軍一直在科研一線從事毛皮動物傳染病防控工作。尤其在犬瘟熱病原學與免疫學方面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系統完成了我國毛皮動物犬瘟熱病毒遺傳變異及致病機制研究,在國內外首次報道了犬瘟熱病毒新基因型和變異株,鑒定了病毒感染毛皮動物的受體,建立了犬瘟熱感染毛皮動物致病模型;成功研制了“水貂犬瘟熱活疫苗(CDV3-CL株)”并于2012年獲得新獸藥證書。先后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省部級科研項目5項。獲得全國農牧漁業豐收獎二等獎、吉林省科技進步二、三等獎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科技成果獎一等獎共5項。以第一作者在國內外知名期刊Antiviral Research、Veterinary Microbiology、《微生物學報》上發表論文17篇,其中SCI論文共5篇。吉林省省直機關優秀青年(2014年)、吉林市青年科技獎(2013年)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青年科技人才(2013、2014年)獲得者。

    潛心科研  嚴謹求實

        2007年,趙建軍從中國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碩士畢業,應聘到中國農科院特產所野生動物疫病研究室。雖然同為中國農科院下屬的國家級研究所,但與處于哈爾濱市繁華街區的哈爾濱獸醫所相比,位吉林市左家山區的特產所的確是顯得偏僻。然而就在這里,他努力地適用了從學生到職工身份的轉變,開始了他的毛皮動物傳染病研究和生物制品開發工作。
        犬瘟熱是毛皮動物(狐、貉和水貂)養殖場最常見的烈性傳染病,也是毛皮動物養殖業的“頭號殺手”。該病一旦暴發,對飼養場將是毀滅性的打擊。該病的病原犬瘟熱病毒,是一種的跨宿主感染動物易變異病毒。當時毛皮動物中犬瘟熱病毒廣泛流行,而對于病毒的遺傳變異和基因分型情況卻知之甚少,該疫病的防控帶來了極大困難。趙建軍一來到左家就參加了當時由特產所閆喜軍研究員(現為特種動物疫病防控創新團隊首席專家)主持的科技部公益性研究項目“野生動物重要傳染病病原檢測及防控技術”課題組,承擔犬瘟熱病毒分離、分子流行病學調查和基因變異分析等工作。犬瘟熱病毒強毒株的分離在當時是國內公認的難題,他用3年時間跑遍我國毛皮動物主要養殖地區10個省市區養殖場,收集了近千份犬瘟熱發病樣品,系統的完成了我國犬瘟熱病毒分子流行病學調查,首次明確了犬瘟熱病毒在我國流行的3個基因型,并在國際上報道了首次新的基因型(Asia-1)。此外,他成功克隆并鑒定犬瘟熱病毒的感染毛皮動物(狐貍、貉和水貂)的受體——淋巴信號激活因子(SLAM),同時建立表達該受體的細胞系,為犬瘟熱病毒強毒株分離和病毒在跨種屬傳播機制研究奠定了基礎。在此基礎上,他歷經3年時間,無論春夏與秋冬,克服環境差、生活苦的不利條件。扎根偏僻的左家實驗動物房進行犬瘟熱對毛皮動物的人工感染實驗。通過創新性地設置病毒感染不同毛皮動物后疾病發生相關參數,首次在國內外建立了犬瘟熱感染毛皮動物(狐貍、貉和水貂)的致病動物模型,并揭示了犬瘟熱對3種動物致病性差異的機制。該研究成果分別發表于Antiviral Research上,解決了我國犬瘟熱疫苗研制和抗病毒藥物評價過程中缺少致病動物模型的以及病毒與宿主相互作用研究。自2012年秋天以來,從山東、河北和遼寧省毛皮動物養殖場出現了犬瘟熱疫情的大面積爆發,趙建軍時刻關注該病疫情發展高度敏感,第一時間進入疫病發生的養殖場并獲得詳細的第一受資料。他通過隨后病毒分離、全基因組測序和動物回歸試驗,揭示了目前臨床上出現犬瘟熱爆發的根本原因:該疫情是有犬瘟熱病毒變異株引起,而且該變異株對水貂呈現了更強的致病性。相關研究成果分別發表于Veterinary Microbiology、The Veterinary Journal、《微生物學報》和《獸類學報》等國內外知名期刊。

     

    投身產業  服務三農

        在野生經濟動物疫病研究室工作同時,趙建軍于2009年身兼特產所新建下屬企業“吉林特研生物技術有限責任公司”研發部成員。主要負責“水貂犬瘟熱凍干活疫苗”的研制與新獸藥注冊,這使得他不得不把科學研究和產業開發有機的結合在一起,所研究的項目既重視學術性又重視實用性,成功地把多項科研成果推向市場,迅速轉化為現實的生產力。
        在該疫苗的研發和注冊過程中,他克服生物制品研制知識缺乏,時間短,任務重的困難,和公司質檢部門同事一同努力,重新克隆篩選了疫苗的毒種,摸索建立疫苗規模化生產的凍干生產工藝,提高了疫苗半成品病毒滴度,成功完成了產品的中間試制和臨床試驗。該疫苗在山東、吉林和河北三省累計推廣超過300萬頭份,免疫效果良好,毛皮動物犬瘟熱感染率明顯下降,獲得毛皮動物養殖戶的一致好評。此后3年,他在團隊首席的指導下累計撰寫了近17萬字的新獸藥注冊申報材料,經過多次補充實驗和材料修改,該產品通過了農業部專家的初審和復審并順利完成了產品的復核檢驗。最終于2012年6月獲得了新獸藥注冊證書,同年8月該產品成功轉化“吉林特研生物技術有限責任公司”。截止2014年底該疫苗累計推廣5000萬頭份,直接經濟效益2500萬元。養殖戶應用該成果減少經濟損失7.36億元,具有較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同時建立了“特研”品牌在我國毛皮動物疫苗業的引領地位。該成果于2014年獲得中國農科院科技成果一等獎。

    TOP 天天彩票